• <menu id="awgo4"><tt id="awgo4"></tt></menu><menu id="awgo4"><strong id="awgo4"></strong></menu><menu id="awgo4"><strong id="awgo4"></strong></menu>
  • <menu id="awgo4"><strong id="awgo4"></strong></menu>
  • <nav id="awgo4"></nav>
    公司名稱:北京北方建科儀器有限公司
    聯系人:孫經理
    電話:010-60271807
    手機:13910815215
    郵箱:791760591@qq.com
    網址:www.emilyeibel.com
    地址:北京市大興區北臧村鎮諸葛營南
    新聞動態
    來源:新聞
    添加時間:2013-09-18    閱讀次數:1369
    施佩爾1934年出生于柏林,這一年,他的父親正式成為希特勒的首席建筑師。

    在1936年奧運會前夕,老施佩爾推出了柏林改造規劃,這個規劃包括一條貫穿南北的中軸線。 2008年3月,這一名為“日耳曼尼亞”的計劃的模型在柏林重新展出,因德國戰敗而無法實現的“世界之都”揭開神秘面紗,再次引發人們對希特勒及其建筑師的熱議。

    2002年北京市規劃委員會征集“北京中軸線城市設計方案”,AS&P公司是七家被邀請單位之一,在AS&P的方案中,小施佩爾提出了 “中軸線兩端均衡發展”的概念,他認為,奧運會的舉辦將使中軸線北端成為新的城市發展焦點,但軸線南部缺乏類似的拉動因素,因此,他的規劃方案除了北部的奧運區和風力發電區,還重點提出了在軸線南端建設新的中央火車站和生態模范城。

    英國的《星期日泰晤士報》的文章指出,小施佩爾為即將舉行奧運會的北京設計了一條南北中軸線,并將其與老施佩爾的“日耳曼尼亞”相提并論。前蘇聯最高領導人赫魯曉夫的孫女赫魯曉娃在英國《衛報》的專欄中更是以“奧林匹克的狂妄野心”為題,對小施佩爾提出了尖銳的批評。許多人期待著兩位名人之后打嘴仗。

    但施佩爾顯然不愿意接這個茬。他認為自己并沒有“規劃”出北京的中軸線。這條中軸線原本就在那里,是北京傳統的一部分,自己只是把它重新提了出來。他更加看重在這條中軸線南端規劃的火車站,雖然真正建造時,北京南站并沒有坐落在中軸線上。

    施佩爾并不認為是自己“規劃”出了北京南北中軸線,因為這條中軸線原本就在那里 圖/AS&P

    南方周末:AS&P除了做一般意義上的城市規劃,近年來好像也做了很多大型活動的規劃,例如世博會和奧運會。

    施佩爾:大型活動規劃對我們而言是一個全新的領域,我們對大型項目的參與開始于慕尼黑安聯體育館的前期規劃。2000年,我們成功完成了漢諾威世博會的總體規劃。這兩次成功經驗促使我們開始在世界范圍內參與各種大型活動和比賽的規劃工作。例如世界杯足球賽、田徑世錦賽、世博會、當然還有奧運會。

    我們被德國奧委會選中參與了萊比錫申辦2012年奧運會的前期規劃和概念設計,很可惜國際奧委會最終選擇了倫敦。我們還被邀請去阿塞拜疆首都巴庫做類似的規劃,他們正在申辦2016年的夏季奧運會,最近我們又簽署了一份合同,為慕尼黑申辦2018年冬奧會做概念規劃。

    南方周末:你有關注北京奧運會嗎?有沒有看開幕式表演?

    施佩爾:我在電視上看了開幕式演出,奧運會的第二周,我在北京。我覺得這次奧運會的組織工作非常成功。建筑上,奧運村和奧運體育場接近完美。

    南方周末:你有沒有留意開幕式表演開始前的煙花表演,一個名叫蔡國強的藝術家用煙火模擬了一個巨人的腳印,它沿著一條南北中軸線一路走來。有人說這個北京南北中軸線的概念,來自你的規劃?

    施佩爾:我留意到了那一串大腳印,但是我必須說,這個概念并非來自我的中軸線規劃。或者說,這個概念并不屬于我。這是一個歷史悠久的概念,這條中軸線是北京歷史的一部分。

    2002年,我們為北京市規劃委員會做了一項顧問性質的工作。中國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國家,北京的城市規劃有2000年的歷史。我們的想法是,通過規劃將北京的歷史和未來整合在一起,整個概念包括北部的奧運區和風力發電區,以及在南部建設新的中央火車站和生態模范城,軸線外圍是農業用地和綠化地帶。

    南方周末:你們的規劃概念有多少被采納了?

    施佩爾: 奧運區在這條中軸線上,整個區域跟中軸線的結合程度非常非常好,他們建了很漂亮的公園,很好的場館。但是北京南站沒有建在軸上,而是在南部的某處。

    這只是我提出來的一個歷史概念罷了,在傳統的老城區做大規模的建造并不是一件現實可行的事,他們采納了這個概念的一部分內容,我已經很高興了。

    南方周末:在北京南面規劃一個新火車站的初衷是什么,南面是北京最落后的地區,火車道會不會把整個城市截成兩半?
    施佩爾: 當然不會,事實上我的規劃正是企圖解決這個問題。我把火車站規劃在城市的南邊,就是認為它會為整個南部地區帶來提升。我們不光規劃了一個巨大的火車站,還規劃了它的配套設施,這將是一個城市中的城市。在車站旁邊,我們規劃了一個大型購物中心。這些新的商業步行街雖然沒有完全修好,但因為奧運會的原因提前開放了。我在奧運會期間還去了那一趟,晚上的時候,到處都是人,很熱鬧。

    南方周末:這個南北中軸線概念是您在中國最重要的項目嗎?

    施佩爾: 不是,當然不是,最重要的是正在進行的長春汽車城項目,這個項目已經進入第二期,50萬人會在不久的將來在哪兒工作和生活,我們還在為長春做區域性的規劃,例如5年后要建的中央火車站。當然我們也在中國的其它地區有很多大項目,例如武漢、上海、重慶……北京中軸只是我個人的興趣。因為我對中國城市規劃的歷史有過很多思考和想法,像北京這樣的城市應該尊重歷史,并將這些歷史元素融入將來的城市規劃中去,這也是我覺得北京南站應該建在這條中軸線上的原因。
    南方周末:負責具體設計北京南站的英國建筑師特里·法雷爾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訪時曾說過,與北京相比,倫敦只是一個大玩具。

    施佩爾:哈哈,我贊同他的看法,建筑的象征意義是城市影像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想遲早人們會認識到這個問題。我將南北中軸線理解為北京的過去與未來的交界點。

    南方周末:但是有一些英國媒體將這個中軸線與你的父親在柏林設計的中軸線相提并論。

    施佩爾:只有英國人才會這么干!這個概念和任何其它中軸線沒有任何聯系,因為在德國,城市中軸線意味著筆直到頭的大街,中間沒有任何隔斷,但在我的規劃里沒有任何一條這樣的大街,整個中軸只是一個概念。他們是典型的英國人,我沒有把這事放在心上。

    南方周末:那您認為今天的柏林需要一條新的中軸線嗎?從1990年代德國統一以來,柏林經歷了大規模的城市改造。
    施佩爾: 我不認為柏林需要一條中軸線,首先,柏林的建設已經大體完成了,德國統一后,柏林中心城區的改造非常成功,他們運用了非常好的方法。另外,柏林的人口沒有如預想中有所增長,反而不斷下降,德國很多城市都是如此。事實上整個歐洲的人口都在下降,我們必須考慮的是土地太多而不是太少的問題,所以根本不需要大規模的規劃項目。以前我們流行把人口轉移到城市周邊,但是現在城市中心反而沒有人住了。

    南方周末:當城市人口下降時,有機疏散理論便不再適用了?

    施佩爾:德國現在不需要再把人口向郊區轉移了,從生態角度考慮,在城市中有充足的空間,不需要再向綠地要房子了,現在德國城市的一個重要任務是必須保持城市綠地和郊區的綠化面積。

    城市規劃、生態規劃首先從土地利用開始,這是首要目的,在哪兒保持城市景觀,哪兒保留農用土地,必須進行嚴密論證,中國的問題是,在城市需要控制人口密度的同時,你們還需要土地進行農業生產,所以不能讓城市過度擴張。在中國,城市規劃問題頻發只是時間問題,你們屆時會疲于應付。

    施佩爾提出的規劃方案除了北部的奧運區和風力發電區,還重點提出了在軸線南端建設新的中央火車站和生態模范城
    色老板最新地址